叶子澜

emmmm大概一时兴起才会更一篇吧,我其实也不指望涨粉什么的,开学初四了没多少时间,也就刷一刷关注的太太吧。
更的不是太频繁,而且脑洞枯竭没得写【望天】
写文一般清水不开车,因为不会……

emmmmm上次联欢会的话剧

我感觉陷入两难境地了,多写联欢会呢,又水一章,多写韩黄呢,烦烦快被我写成痴汉【?】了呢……纠结

感觉烂尾了诶……

鬼知道我大半夜不睡觉写这个干嘛

这是话剧,演出来的,我就不多说ooc了

另外开学长弧,我在考虑韩黄要不要继续好难写

以下话剧↓

    “江皇子直说吧,请我过来是为了什么。”苏沐橙背对着江波涛,声音冷冷的。
    “苏小姐为何如此冷淡?你我并非初次见面,可不要生分了才好。”江波涛神色并未有什么变化,悠悠然走上前,伸手握住船舫的护栏。
    “不说?那恕在下失陪了。”说罢苏沐橙转身便走,却被江波涛叫住。
    “苏小姐,可否愿意……做我的皇子妃?”
    苏沐橙被叫住后并没有停下脚步。“我想对于这件事我已经拒绝了不下三次了吧。”依旧是冷淡的不带一丝感情。声音慢慢变小,证明她已经离开。
    江波涛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崩坏,但他依旧努力克制着——毕竟他不能让人看见他这一副模样。他抓着护栏的手又紧了紧,以克制自己的情绪,许久才放开,转身离去。而护栏的一截,已经被捏断了。
    回到自己的住所,江波涛想着在船舫上发生的事,不禁冷冷地笑了一下,随后打了一个手势。“主上。”韩文清忽然出现在江波涛身后,半跪在地上,低头抱拳。
    “你可知……她喜欢谁?”江波涛的声音从原本的温和变得危险。这苏家是邻国的重臣,他若是能得到苏家独女,那么他的地位便会大不一样。但也是碍于不同国,无法第一时间知晓她的消息。
    “据消息称,苏小姐与叶家大少关系密切,若属下猜测无误,那么应该就是叶家大少,和那位苏小姐,两情相悦,但并未公开。”韩文清将自己的推断一一道出。
    “她喜欢叶修?就是那个,叶家大少?”江波涛手中的书卷被捏的“咔咔”作响。
    “是,主上。是否要将他……”韩文清的话只说了一半,但任谁都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叶家家大业大权大,不要留下破绽。”江波涛眯了眯眼。
    “是,属下这就去。”
    “进度要加快了啊……”
    要知道,这个国家权高位重的就数叶家和周家。眼下,想要拉拢叶家显然已经不可能了,那么周家就是他江波涛上位的第一个台阶。
    几天之后,便是江波涛和周泽楷二人结亲的大喜日子。既是皇子成亲,自然是声势浩大,满朝文武无一不至,叶家自然也不例外。苏家虽为邻国之臣,但此时身在异乡,也是携礼祝贺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平静。但这只是对于其他人。宴席结束,陆陆续续有人离开。而叶修离开,苏沐橙也肯定是跟着他的。
    二人正有说有笑地走着,叶修忽然停下,道:“我就知道,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呢。”苏沐橙一听,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你一半我一半,比一比?”
    “好啊,”说着叶修的手搭在了剑柄上,“还不出来?”话音刚落,十名黑衣人便将他们包围了。“一波一波来啊,呵。”叶修笑了笑,“要打车轮战,也是要看对手的!”语罢瞬时抽剑出鞘,眨眼间便解决掉一人。
    一旁苏沐橙也不遑多让,剑刃一次次划过,带出一道道血花,同叶修配合的天衣无缝。但毕竟是皇子的手下,又专门干这种暗杀的事,就算二人功力再深厚,级别再高强,被这样的人围攻,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脱身。
    一番苦战之后,总算是解决了这些人,但谁也没有放松警惕——斩草不除根,必会留后患,来人也定是知道这几人无法击杀叶修,于是派了不少人。果真,刚解决掉最后一个,又是六人围了上来。
    这次却不是分散开,而是直冲叶修而去。甚至对于苏沐橙的攻击不管不顾。双拳都还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这么多人,还包括一个功力足以与叶修相比的韩文清。
    “沐橙,你快走,这里我来应付就好……咳咳……”叶修单手执剑跪在地上,全身的重心都依靠这把剑在支持。
    “你别开玩笑了!你伤成这个样子怎么撑得住!”苏沐橙横扫一剑砍倒了两个黑衣人,开出一条道,连忙过来支援。
    “我……没问题的咳咳……”叶修面对的只有一人。韩文清。但韩文清攻势极猛,再加上之前也有不少黑衣人与他缠斗,叶修一时间也有些撑不过来,逞着强便吐出一口血。
    韩文清突破了苏沐橙的阻挡,朝着叶修杀了过来。见此情形,叶修连忙挥剑抵挡,估计了一下叶修还能支撑的时间,苏沐橙飞快的将其他余孽清理掉了。
    “唔……”叶修握着剑的手已经很明显的在颤抖了,紧咬的牙关中溢出了鲜血,韩文清的剑就要错开叶修的剑刃了,但苏沐橙才刚刚向这边赶来支援。即使二人只有几步的距离,但对于此时的叶修来说,却是极其的艰难。叶修终于还是撑不住了,剑锋一偏,韩文清的攻击顺势就朝他落了下来。
    “铛!”危急关头,苏沐橙出剑挑了一下,但剑还是落了下来。幸运的是,这一剑虽然伤及叶修,却因为这一挑避开了要害。
    此时的局面,应数韩文清占了上风。二人先前的一番恶战,消耗了不少,此时虽是两人,却也只算得上半人,苏沐橙还要不时顾及一下重伤的叶修,更何况对手是状态基本全满的韩文清。
    最终二人拼尽全力,苏沐橙在前引诱,叶修在后,将长剑换为贴身匕首,狠狠扎进韩文清的后心。看着韩文清倒地,二人才算松了一口气,互相搀扶着往回走。谁知韩文清竟是拼了最后一口气,提剑砍了过去。可叶修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闪避了。
    刀刃入肉的声音。
    苏沐橙把叶修往自己身前使劲拽了一把,自己挡了这一剑。“沐橙!”
    韩文清和苏沐橙同时倒地。叶修发了疯似的摇着苏沐橙的身体:“沐橙你还好吗?沐橙!”
    “叶修哥……咳……我问你,你喜欢我吗?”苏沐橙半睁着眼问道。她喜欢叶修,但是她并不确定叶修是不是喜欢她,还是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现在……应该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吧?
    “喜欢……我喜欢你啊……”叶修说的是实话。他一直很喜欢苏沐橙这个姑娘,喜欢跟着他,爽朗直率,聪明机灵,自己对她的好感度也慢慢从关照转变为喜欢。
   “是么……叶修哥……我也……喜欢你呢……”声音停止在这一瞬。叶修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这些个废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杀了苏沐橙……”江波涛的脸色阴沉的能当墨使了。忽然,敲门声从外面响起。“何事?”
    半个月后,从叶家秘境闭关出来的叶修听说江皇子因为派人杀了苏沐橙而被惩处。但至于到底是杀头还是贬为庶民,叶修其实并不关心。
    叶修和家人辞别去云游,从此杳无音信,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谁知这一走,就是十几年未归。
    那天,叶修途径一个小村落,看着天色不早,想着借宿一晚,于是寻了一家上前敲门。“请问有人吗?”不一会儿,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过来开了门。那人长得竟和苏沐橙有七八分相似!
    叶修恍惚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问道:“请问,我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么?”男生也愣了愣,撇下心底那一抹熟悉的感觉,点了点头:“我爹和我娘出去了,还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你就在那里睡吧。”
    “那先谢过小兄弟了。对了,不知小兄弟可否告知姓名呢?”叶修终于问了出来。
   男生笑了笑:“我叫苏沐秋,你可以叫我阿秋。”
    苏沐……秋?
    还真是巧合呢。
    “我叫叶修。以后,烦请多多关照了。”话音落下的那一瞬,二人四目相对,竟是久久,没有言语……

评论
热度 ( 6 )

© 叶子澜 | Powered by LOFTER